广东振戎破产管理人索赔摩科瑞逾400亿元 摩科瑞否认违约

(原标题:广东振戎破产管理人索赔摩科瑞逾400亿元 摩科瑞否认违约)

  摘要:破产管理人称广东振戎与摩科瑞签署的261份合同中,摩科瑞违反了合同约定和保函承诺,在交货期内并未交货,也未提供过正本提单;摩科瑞称履行了义务,保函早已双方达成一致取消。

破产管理人指称,2013年1月至2014年9月,广东振戎与摩科瑞签署的261份合同中,摩科瑞在保函中确认已经收到54亿美元及53亿元人民币,但是“违反了合同约定,在交货期内并未交货,而且也违反了保函中的约定,从未提供过正本提单”。

▲破产管理人指称,2013年1月至2014年9月,广东振戎与摩科瑞签署的261份合同中,摩科瑞在保函中确认已经收到54亿美元及53亿元人民币,但是“违反了合同约定,在交货期内并未交货,而且也违反了保函中的约定,从未提供过正本提单”。

  以油品贸易着称的全球大宗商品贸易巨头摩科瑞(Mercuria),因与一家正深陷丑闻和破产麻烦的央企持股公司多年前的数百单贸易,而面临被索赔超过400亿元人民币的风险。10月19日,接近广东振戎能源有限公司(下称广东振戎)破产管理人的人士透露,由于新加坡摩科瑞能源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摩科瑞)拒绝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广东振戎曾确认摩科瑞履约并取消保函,破产管理人正推进向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

  此前的9月19日,广东振戎破产管理人以合同及保函违约为由,向摩科瑞提出超过400亿元人民币(54.29亿美元和53.02亿元人民币)的索赔,并表示如摩科瑞在七日内不予回复,将向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提起仲裁。破产管理人指称,2013年1月至2014年9月,广东振戎与摩科瑞签署的261份合同中,摩科瑞在保函中确认已经收到54亿美元及53亿元人民币,但是“违反了合同约定,在交货期内并未交货,而且也违反了保函中的约定,从未提供过正本提单”。

  消息人士告诉记者,摩科瑞回应称因涉及2013年1月至2014年9月间与广东振戎的261份合同,需要更多时间查阅五年前的材料,迟至10月11日晚间方给出回复,称自己履行了承诺,并未违约,并透露与广东振戎的保函已经取消,提出可与广东振戎破产管理人在新加坡面谈。10月15日,破产管理人回函,要求摩科瑞在三日内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广东振戎曾确认摩科瑞履约并取消保函,方可在“无损害”前提下(即谈判内容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在北京或者香港面谈。

  “摩科瑞的回应很简单,回避了是否履约交货的问题,只是说对这些五年前的交易履行了义务,此前广东振戎从未提出过异议,并且持续在与摩科瑞进行交易,广东振戎并未在与摩科瑞的交易中受到损失。至于是否提供正本提单,摩科瑞则称保函取消了。”一位接近广东振戎破产管理人的人士称,“这证明摩科瑞与广东振戎前高管对贸易合同不必履行早有安排,也就是说广东振戎根据摩科瑞提供的拷贝提单和承诺以后提供正本提单的保函在银行开立信用证,银行将资金打给摩科瑞后,广东振戎又不要求正本提单了,实际有没有货、有没有交货甚至有没有真正的提单,都说不清楚了。”

  “按常理,如果有一两笔或者百分之几的贸易因为各种原因没能拿到正本提单还可以理解,261笔交易都拿不出来真正的正本提单,保函承诺的提供正本提单都号称取消了,现在他们也拒不提供广东振戎曾经确认摩科瑞履约并取消所有这些保函的证据,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摩科瑞配合广东振戎完成的这套商业模式就是一个骗局。”他说。

  同样可能陷入麻烦的还有一系列为广东振戎提供信用证贷款的银行。根据周刊此前的封面报道《广东振戎黑洞》,截至2018年3月,广东振戎及下属子公司的债务涉及30家金融机构的50余家分支行,尽管部分银行贷款已被转卖给资产管理公司或划入坏账拨备,但一旦广东振戎和摩科瑞的交易被确认存在问题,则发放信用证贷款的银行也将面临审单不严的追责——这些银行机构是广东振戎目前主要的债权人。

  艰难的追债

  广东振戎是国务院国资委原直属央企珠海振戎有限公司(下称珠海振戎)持股的公司。2002年,时年36岁的原国家外经贸部处长熊韶辉下海,加入同乡杨庆龙麾下的珠海振戎,创办广东振戎,珠海振戎约占88%的股份,熊绍辉等几位高管以现金出资占其余股份。

  珠海振戎原属国防科工委,曾通过军品易油的方式在伊朗开拓了长期、稳定的原油供应渠道,成为中国四大原油进口企业之一。1999年在军队脱离商海的背景下,珠海振戎转为中央直属企业,2003年划归彼时成立的国务院国资委,成为196家央企中的一员,2015年与总部位于澳门的央企南光(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南光集团)合并重组,去年脱离南光集团,但仍为国企。而广东振戎历经数次股权更替,到2012年时,珠海振戎持股已降至44.3%,虽仍为第一大股东,但公司实际一直由早已不再拥有股份的熊绍辉掌控,珠海振戎对这家子公司失去了控制权,也未将广东振戎并表。

  广东振戎早期业务芜杂,做过城市燃气、化工,后转入燃料油贸易,2009年时,广东振戎年营收首次突破100亿元,熊韶辉提出了争取五年内做到世界500强的目标。2012年其贸易额615亿元,销售和代理收入447亿元,分别同比上升89.2%和144.3%。2013年广东振戎贸易额超过千亿元,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185位。

  给熊韶辉底气的,是他找到了重要合作伙伴——2004年在瑞士成立后迅速崛起为全球第四大大宗商品贸易商的摩科瑞。接近广东振戎的知情人士指出,2010年之后,摩科瑞成为广东振戎主要的交易对手,广东振戎以从摩科瑞采购燃料油的合同向银行申请开立信用证,银行审单通过后,将资金打到摩科瑞账上。从账面上看,广东振戎把购自摩科瑞的燃料油卖给在香港或其他地区的关联公司,如香港荣龙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荣龙国际)。

  “广东振戎从2012年中到2014年中约2000亿元的贸易额,主要品种为燃料油,但所有这些燃料油贸易都没有真实的贸易背景,就是单据的旅行,仅以融资为目的。”另一个信源甚至认为,2010年后广东振戎的贸易大部分都是假的。

  这种围绕单据完成的贸易中,可能唯一真实的就是银行给出的信用证贷款。记者获得的相关单据显示,2010年5月至2014年,广东振戎通过与摩科瑞开展相关贸易,共获取国际信用证项下资金约800亿元。这些资金由银行直接打给摩科瑞,摩科瑞将燃料油的“所谓货权”通过拷贝提单和保函转移给广东振戎,广东振戎再转移给自己的关联公司。

  珠海振戎后来聘请的一家外资调查机构出具的调查报告中透露:“在摩科瑞与广东振戎的燃料油贸易中,摩科瑞每吨提0.44美元。”而摩科瑞在扣除提留后,广东振戎又如何拿到这些资金,以及这些资金之后的去向,至今仍在迷雾之中。

  2014年七八月间,广东振戎资金链断裂,银行纷纷将广东振戎贸易项下的信用证贷款重组为对广东振戎关联公司的贷款,继续对广东振戎进行支持,但广东振戎最终未能弥补这一资金黑洞。

  2017年,国家审计署对南光集团进行例行审计,发现广东振戎存在巨额债务问题——截至2017年4月,广东振戎已发生银行欠款逾期215亿元,188亿元资金去向不明,企业经营停摆,无实质可变现资产。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审计署随即启动对广东振戎的专项审计,发现了更多广东振戎虚构贸易背景套现等问题,坏账的数字还在不断攀升。

  记者获得的一份征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3月,广东振戎及下属子公司的债务涉及30家金融机构的50余家分支行,未能归还的贷款及欠息超过160亿元,另有以对外担保形式存在的或有债务约130亿元,两项合计约有300亿元的窟窿。广东振戎的一家债权方表示,这还仅是广东振戎及境内子公司在国内金融机构的欠款,还有一些曾向其提供借款以至被拖进泥潭的国内企业,其中非金融机构借款及各种大额应付约60亿元。广东振戎的境外子公司也尚有巨额欠款。材料显示,仅注册于香港、目前正在清盘的荣龙国际,中国银行番禺支行在其中主张的债权为2.6亿港元,中国工商银行珠海唐家支行主张的债权更多达138亿港元。

  2019年2月6日,广州市中院受理广东振戎破产清算的申请,并指定广东自由贸易区南沙片区人民法院审理。2019年5月5日法院指定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深圳市金大安清算事务有限公司联合担任管理人。据悉,债权人在南沙法院破产案中主张的债权约200亿元人民币,这其中亦不包括广东振戎在境外的负债。

365棋牌账号不能登录  多家银行、信托公司曾对广东振戎发起诉讼,但几乎颗粒无收,除了一些玉石没有发现可执行财产。广东振戎最大的债务人是一位名叫谢云(又名谢泓、谢宏、谢狄驰)的商人,据悉他很早就是票据市场的玩家,谙熟资金运作,与银行关系密切,广东振戎能从数十家银行融资也离不开谢云的帮助。一份广东振戎的报表显示,截至2017年4月末,广东振戎应收账款总额188.64亿元,其中谢云系的上海荣坤贸易有限公司等27家企业欠款为103.35亿元。部分债权人认为,谢云旗下部分壳公司作为下游企业,承担配合广东振戎做大贸易额的职能,另一部分公司则承接广东振戎将短借的信用证贷款长投,用于其他项目投资。然而谢云又有诸多代理人,并未以自己的名义设立公司使用这些资金,目前连谢云手下的人都难以联系到他。

  针锋相对的指证

  广东振戎债权人追债困难,此次广东振戎破产管理人转换思路,以摩科瑞未履行国际贸易合同项下交付货物和其保函未交付正本提单为由向摩科瑞索赔。2019年9月10日,广东振戎超过半数的债权人(其所代表的债权额亦超过无财产担保债权总额的半数)同意管理人委托境外律师对摩科瑞提起仲裁。

  9月19日,广东振戎破产管理人给摩科瑞发函,称2013年1月至2014年9月,广东振戎与摩科瑞签署的261份合同中,摩科瑞在保函中确认已经收到54亿美元及53亿元人民币,但是“违反了合同约定,在交货期内并未交货;而且也违反了保函中的约定,也从未提供过正本提单”。

  摩科瑞在信用证项下所有的议付单据是三份文件,一是拷贝提单,二是根据拷贝提单制作的发票,三是根据拷贝提单及信用证收款制作的保函。摩科瑞在保函中说明:摩科瑞在议付时还未拿到正本提单,摩科瑞会尽快、争取拿到正本提单给广东振戎。

  一位接近广东振戎破产管理人的人士称:“但是到目前为止,时间过了五六年,上述261份合同,至今未提供一份正本提单。摩科瑞既违反了收到信用证款项后应交付货物的约定,也违反了保函提交正本提单的承诺,构成双项违约。”

  此外,摩科瑞提供的提单均为拷贝件或拷贝不可转让提单,都是第三人指示提单——即必须经过第三人在卸货港卸货之前,在正本提单的背面背书并交付给摩科瑞之后,摩科瑞才有权转让这批货物。“在此之前摩科瑞并没有占有提单,没有控制提单所代表的货权,因此摩科瑞在信用证项下交单时点和议付时点实际上均不是正本提单持有人,对货物及正本提单均没有处分权。”上述人士称,“这一点,广东振戎及开具信用证的银行都是明知的,但银行却给广东振戎开具了信用证并放弃UCP600严格审单规则,议付了信用证款项,从而导致开证行形成巨额债务,至今无法追偿,给开证行可能造成巨额经济损失。”

  例如2014年的一份文件显示,2014年1月23日,广东振戎和摩科瑞签订买卖合同,从摩科瑞购买4万吨燃料油,单价每吨615美元。应广东振戎申请,中国银行广东分行于2014年2月19日向摩科瑞开出2337万美元的信用证。摩科瑞提供了一份2014年2月19日的拷贝提单,这份拷贝提单是第三人指示提单,但第三人Abn Amro银行并未在正本提单上背书并将经其合法背书的正本提单交付给摩科瑞。“这意味着摩科瑞在信用证项下交单时,第三人Abn Amro银行仍保留了货物所有权,摩科瑞没有合法取得该正本提单,故摩科瑞提供的这份拷贝提单不能转让给广东振戎任何货权。”

  2014年2月20日,摩科瑞向广东振戎开出了金额为2337万美元、装货量为3.8万吨的发票,开具发票的依据就是上述拷贝提单。同日,摩科瑞给广东振戎开具保函,其中确认,中国银行开具的2337万美元信用证已经收到,但摩科瑞还拿不到正本提单,会尽最大努力拿到正本提单并交付给广东振戎,若不能交付正本提单,摩科瑞承担全部损害赔偿及费用、成本,保函有效期到提供全套正本提单给广东振戎时为止。

  “但至今摩科瑞都未能提供正本提单。”上述人士称,“根据合同中的交付约定,货物应该在2014年1月17日至2月21日之间在新加坡交付,但是2014年2月19日摩科瑞提供的拷贝提单不具备交货功能,所以摩科瑞既违反了合同约定,也违反了保函保证交付正本提单的约定。”

  摩科瑞方面对广东振戎破产管理人现在来指证五年前的交易表示惊讶,回复称这些指证没有根据,自己履行了义务,表示这些交易已经过去5年,“此前广东振戎从未提出过异议,并且持续在与摩科瑞进行交易,广东振戎并未在与摩科瑞的交易中受到损失”。

  摩科瑞称会保护自己的利益,如果诉讼继续,摩科瑞要求广东振戎破产管理人披露2011年与广东振戎开展业务以来的相关信息,包括内部通讯及会议纪要、银行账户、股东结构、内部审计报告、董事会纪要、贸易记录等信息。

  “我们希望看到上述资料,是希望了解广东振戎对香港荣龙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等的逾期应收款到底有多少。广东振戎开展融资性贸易,在融资过程中,一些钱已经还给银行,资金闭环已经部分完成。”一位接近摩科瑞的人士称,“广东振戎的债务才200亿元,现在向摩科瑞索赔超过400亿元,是缺乏依据的。”

  对破产管理人有关摩科瑞未提供正本提单和保函的指控,摩科瑞回复称保函取消了,这位接近摩科瑞的人士解释,“保函过了时效或者有另有约定,就可以取消。只要摩科瑞与广东振戎达成一致,卖方不需要再向买方提供提单与保函。”

  而接近广东振戎破产管理人的人士则认为,按照当时合同约定,保函的时效性是直到提供正本提单为止,“如果果真保函取消,意味着广东振戎与摩科瑞之间的转口货物贸易从开立信用证开始就是没有实际货物的。信用证项下的议付单据(拷贝提单、发票和保函)主要是摩科瑞提供的,摩科瑞在取得信用证项下的货款后又与广东振戎协商取消保函保证的交付正本提单的义务,这样的布局可能就是广东振戎黑洞的来源所在——利用信用证从银行将钱搞到摩科瑞后,两者再把以前申请开立信用证和议付信用证议付单据项下应履行的义务取消,表面上交易完美了结了,实际就是空手套银行的钱”。

  接近广东振戎的人士称,由于目前广东振戎原负责人熊韶辉及谢云等人难以联系,重新接管广东振戎的破产管理人很难确知广东振戎通过单据旅行和信用证贷款获得的资金的真实去向,对广东振戎当初与摩科瑞相关贸易的真实情况和相关资料也掌握不足,“相信索赔和仲裁还会经历相当长的过程,但最基本的事实是清楚的,261份合同,保函都被取消了,一份正本提单都没有提供。”

  这场纠纷不仅关系广东振戎和摩科瑞两方,包括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兴业银行等20多家银行的分支机构也牵涉其中,处于左右为难的境地:一方面,它们是广东振戎信用证贷款的债权人,如果司法程序确认摩科瑞违约,则其可能从索赔中获得部分清偿;另一方面,这些银行当初根据广东振戎的开证申请和贸易合同开具信用证,待摩科瑞提供议付单据之后进行审单并付款,但实际上在摩科瑞未能提供符合信用证要求的单据情况下,银行就将信用证款项付给了摩科瑞,因此相关责任人可能面临未按照《商业银行授信工作尽职指引》严格审核贸易背景真实性、违规出具信用证和议付信用证的追责。

  “目前无法证明银行在信用证付款时明知可能存在的诈骗,所以银行审单不够严格不影响破产管理人的追偿。”上述接近破产管理人的信源称。

  [与南方周末联合推出“南周通”联名卡,一键订阅、双重精彩,为用户提供更丰富、更多元的优质内容。可点此订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