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市委原书记胡志强被控受贿超亿元 当庭只认300万

(原标题:榆林市委原书记胡志强被控受贿超亿元 当庭只认300万)

  摘要:胡志强为山西省委原书记之子,曾任陕北能源重镇榆林市市长、市委书记九年,检方指控其50多宗受贿合计超亿元,胡志强否认绝大部分指控,并指遭到办案人员刑讯逼供。

2019年8月20日至21日,陕西省西安市中级法院连续两日开庭审理胡志强受贿案。图/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9年8月20日至21日,陕西省西安市中级法院连续两日开庭审理胡志强受贿案。图/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他长得颇似其父:眉目,发量,身材,甚至包括声音。与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山西省委书记任上政声远播的父亲不同,曾任陕西省能源经济重镇榆林市市长、市委书记长达九年时间的胡志强,被指控受贿超亿元。

  2019年8月20日至21日,陕西省西安市中级法院连续两日开庭审理胡志强受贿案。

  检方指控,2003年至2017年,胡志强在任咸阳市副市长、咸阳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榆林市市长、榆林市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榆林市榆阳区浩然投资有限公司、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集团)有限公司、陕西丽彩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廉欢胜、赵贵祥、王连祥等单位和个人,在项目审批、工程承揽、职务调整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本人或通过其配偶、亲属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人民5728万余元、美元544万元、欧元98. 6万元、港币100万元、英镑1万元,以及奔驰车、宝马车、中央空调、黄金制品、字画、茅台酒等物品。

  对于合计受贿1亿多元的指控,55岁的胡志强在法庭上只承认他本人任职期间曾收受过共计300多万元的年节礼金,但自己并不知晓其妻、妻弟是否收受财物。他称自己与妻子长期两地分居;与妻弟更是少有来往,妻弟所做之事,自己并不知情。至于在陕西省监察委留置及审查起诉期间所做的认罪供述,胡志强称绝大多数系有关人员刑讯逼供,不得已违心所认。

  据记者了解,该案开庭前一周,西安中院曾连续三天举行庭前会议,进行非法证据排除。8月20日上午的庭审,排除非法证据仍是控辩双方争议的核心。不过上述争议,包括胡志强的辩护律师提出的申请监察委办案人员、证人出庭接受询问及调取相关审讯录像的要求,均被法庭驳回。据旁听者介绍,胡志强因此曾一度向律师表示想罢庭,不再出庭接受审判。

  此次庭审由西安市检察院副检察长亲自出庭公诉,审判长则是西安市中院副院长。8月21日下午近6时,审判长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榆林九年

  公开资料显示,胡志强生于1963年10月,山西省长治市长子县人。1988年从北京财贸学院工商行政管理系毕业后,分配至国家工商管理局企业司。1993年3月,胡志强离开国家机关进入企业历练,先任职于彼时原国家计委、能源部和山西省政府刚刚联合组建的华晋焦煤公司,历任办公室副主任、总经理助理,三年多后又进入能源央企神华集团公司负责实业开发项目。

  作为高干子弟,胡志强显然志在官场。2001年11月,他赴邻省陕西挂职,任咸阳市委常委、副市长、咸阳市委副书记,自此正式踏入仕途。2005年11月又转任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在省政府中枢工作,每一步都体现了很好的仕途设计。

  2008年2月,胡志强开始主政一方,赴陕北资源能源重镇榆林任代市长、市长。之后的九年多时间,胡志强担任了三年半市长和近六年市委书记。直至2017年4月调任陕西省计生委党组书记——这次调职引起诸多猜测,一年后,2018年6月12日,陕西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胡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8年12月12日,陕西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以胡志强涉嫌受贿罪移送陕西省检察院起诉。同日,陕西省检察院指定西安市检察院审查起诉。2019年2月12日,由西安市检察院向西安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起诉书显示,胡志强先后为榆林市榆阳区浩然投资有限公司等18家企业和个人,在土地审批、项目贷款、承揽工程、投资煤矿、煤炭资源整合、股权分配等方面提供帮助,共计收受人民币4489万余元,美元282万元,价值人民币68.43万元黄金制品,价值人民币72.3万元宝马X3车一部、价值人民币69.8万元奔驰R350车一部,价值人民币4万元中央空调一套,价值人民币29万元王西京书画作品一幅。

  另一部分是胡志强在升职、调动工作等方面,为一些人给予关照的寻租。起诉书称,胡志强在任榆林市市长和市委书记期间,先后为王连祥、张小明、张琼、张生平等在职务晋升、工作调动方面提供帮助,收受人民币931万元,美元145万元、欧元3万元,价值24万元的茅台十箱,价值人民币78.7万元的黄金制品。

  变现五年后

  与以往常见的官员职务犯罪案最大不同,根据起诉书,胡志强自担任咸阳市委常委、副市长、咸阳市委副书记期间即为他人提供帮助,但其被控受贿超亿元,则都是其到榆林任职后才开始的,绝大部分是私营企业家在承揽工程、土地审批、贷款等事项的请托变现。

  起诉书指控,2003年至2005年,胡志强任咸阳市副市长、市委副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陕西丽彩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在引进和推进“人人乐”超市项目、协调银行贷款等提供帮助。五年后,胡志强在任榆林市市长、市委书记时,通过其妻杨博芳三次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郁鹏人民币800万元。

  来自个体户廉欢胜的贿赂也属于这一类型。2003年至2013年,胡志强利用担任咸阳市副市长、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榆林市市长、 榆林市委书记等职务便利,为廉欢胜承揽绿化工程、装修工程、道路施工工程等事项提供帮助。2010年至2016年,胡志强本人或通过杨博芳,先后11次在其山西省政府家属院、北京万国城小区家中等地,共计收受廉欢胜给予的人民币10万元、美元84万元。

  但这两起指控,胡志强坚称自己分文未收,也不知道妻子是否收钱。50多岁的廉欢胜是山西的个体经营者,其兄长在山西省政府机关车队队长,与胡家颇为熟悉。胡志强自辩与廉欢胜及兄长相识多年,朋友一般相处,从未受过其钱款。

  否认最大行贿者

  起诉书显示,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高乃则,是此案中最大的行贿人。高乃则在供述中称,公司在煤炭资源整合审批、3052化工项目顺利进行、协调建设银行榆林分行筹集资金等方面,获得了胡志强的帮助。2008年至2011年,他先后八次在榆林市政府办公室、榆林市金龙饭店附近等地,送给胡志强人民币830万元、美元24万元、价值人民币35. 65万元的纪念金币一套。高乃则曾是陕西首富,曾因涉及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案被协助调查。(参见《周刊》封面文章《赵正永的两手》)

  对于这个指控,胡志强称“完全是子虚乌有”。他说,高乃则声称有次送钱时坐在我的车上,我在榆林从来不自己开车。

  另有一笔700万元的贿款胡志强也分文不认。起诉书指控,陕西鼎正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李建华为承揽建筑工程,通过胡志强的妻弟杨志军送钱。胡志强说自己至今没见过李建华,妻弟杨志军也没跟他提起过李建华和他的公司,更不知道妻弟是否收钱的事情。

  庭审中,胡志强承认多年来收受各种礼金约300万元,其中一笔10万元来自榆林市榆阳区浩然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晔。不过起诉书指控其本人或通过其妻杨博芳, 共计收受李晔给予的人民币160 万元、美元140万元。

  庭审中,胡志强自述,2018年6月12日他被监察委留置后,遭到多名调查人员长时间的刑讯逼供,特别是2018年8月30日至9月18日,在华山饭店101室内,六名调查人员对其轮番审讯,停止他长期服用的降压药和降血脂药,曾连续五天不让他睡觉;用拖鞋、电线抽打他的头部、胸部、四肢,往他的脸上喷辣椒水;两名调查人员数次把他压倒在地,连续拳击他的肋部、后背、大腿。他还指称办案人员用家人的安全来恐吓他,只有自己认罪,才能保住家人。

  胡志强说他被折磨的整夜失眠,神志恍惚,甚至出现幻听,为了自保,为了家人,只能违心按照调查人员的要求逐项承认所谓受贿事实。

  但公诉人以其入所体检记录并无外伤,六名纪委调查人员自书调查中友善对待,没有刑讯,胡志强悔罪电视录像,以及审查起诉阶段胡志强的两次认罪笔录反驳。

  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胡志强称,自己这些年在榆林受社会不良风气影响,认为逢年过节收礼金不违法,交友不慎;妻弟利用自己的权力,瞒着自己做生意,也没有警惕。但他坚持表示,大部分指控都是在刑讯逼供下所做的虚假供述。

  在庭前会议及整个庭审中,辩护律师数次申请调取胡志强2018年8月30日至9月18日在华山饭店101室内留置时的24小时监控录像,但公诉人称陕西省监察委方面认为,法律没有规定监察委要向法庭提交监控录像,所以不予提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