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宜兴致36人死亡交通事故追踪:涉事大客车无证运营

(原标题:江苏宜兴致36人死亡交通事故追踪:涉事大客车无证运营)

  摘要:涉事河南牌照大客车实为安徽临泉县一名私人车主所有,其并未获得从事客运业务的许可,疑似挂靠在郑州一家客运公司名下。

涉事车主谢高飞的名片。他的宇通大客车疑似挂靠在河南国立客运公司名下。见习记者 冯华妹 摄

▲涉事车主谢高飞的名片。他的宇通大客车疑似挂靠在河南国立客运公司名下。见习记者 冯华妹 摄

  2019年9月28日凌晨5点,53岁的杨月友和54岁的罗玉真夫妻二人带着喜悦的心情踏上了开往安徽省临泉县的大客车。这次返乡,他们本是为了让儿媳和女儿回老家待产的,同行的还有2岁多的外孙女。然而,一起特别重大交通事故却在这辆宇通大客车发车仅两个小时后发生。

  江苏省宜兴市公安局通报,9月28日上午7时许,G25长深高速2154KM处发生一起特别重大交通事故。一辆由南向北行驶的车牌号为豫A5072V的大客车(核载69人,实载69人)在行至该路段时,冲破道路中央隔离带驶入对向车道,与一辆由北向南行驶的车牌号为苏CF3658的半挂货车(货车上有3人)相撞。经8个多小时的搜救,伤员已被送往宜兴市定点救治医院进行救治。截至当天16时许,事故共造成大客车及货车上36人死亡、36人受伤,其中9人重伤、26人轻伤、1人已出院。经初步勘查,事故系大客车左前轮爆胎所致。

  记者初步调查发现,豫A5072V大客车的行驶路线是从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杨汛镇开往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张新镇。这辆车实为安徽临泉县一名私人车主所有,其并未获得从事客运业务的许可,疑似挂靠在河南国立旅游客运有限公司名下。这家客运企业的分公司多次因违法违规被处罚,其中包括行驶线路两端均不在车籍所在地。

撞击与死亡

  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杨汛镇与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张新镇相距700余公里。豫A5072V车上乘客大多是临泉县的返乡务工人员,9月28日凌晨5点左右发车。事发时很多人都在睡梦当中,或许是导致重大人员伤亡的一大原因。

  杨月友是阜阳市临泉县宋集镇人,一家五口都在事故中受了伤,妻子罗玉真的脖子、胸腔等多处骨折,胃部出血;女儿左大腿以下粉碎性骨折;儿媳双肩和大腿骨折;2岁多的外孙女头部受伤。杨月友自己也腰部受伤,疼得一晚上睡不着觉。杨月友的儿媳在宜兴市中医院接受治疗,其余人都在宜兴市人民医院住院。截至10月2日,罗玉真和儿媳、外孙女仍在重症监护室。

  杨月友的小女儿杨欢欢告诉记者,事发前,家人长期在杭州市萧山区打工。由于弟媳怀孕七个多月,姐姐怀孕六个多月,所以这次国庆假期,母亲打算回家打扫一下,买些新生儿需要的东西,回去就不出来工作了,“留在家里照顾我姐和弟媳她们两个人”。据杨欢欢转述,“姐姐说事发前车子开得特别快,一颠一颠的”。

  9月28日,杨家儿媳在宜兴市中医院剖宫产下了一名女婴,重4斤1两,由于婴儿肺部没有发育好,被转至江苏省儿童医院治疗。目前孩子情况仍不稳定。

  杨月友一家五口在这场惨烈的车祸中幸免于难,来自临泉县陈集镇的徐克庆、钱玲玲夫妇则失去了刚刚十个半月的女儿。徐克庆今年25岁,事发前在嘉兴市尖山村一家建筑工地做粉刷工。妻子钱玲玲的哥哥在杭州市萧山区打工,因为回老家正好路过萧山,9月26日,徐克庆和钱玲决定带着女儿到萧山玩两天,然后坐大客车回家。

  9月28日凌晨3点多,有人打电话说提前去接徐克庆一家三口,随后途中又接了一个人,上车后一家三口坐在大客车倒数第二排的位置。“她说车身抖动,听见咚的一声,车子失灵了。”钱玲玲的公公向记者转述,上车后,徐克庆抱着女儿一起睡着了,听到钱玲玲叫了一声后就醒了,但之后就失去了意识。事故造成徐克庆背部和鼻子骨折,头部有轻微淤血;钱玲玲额头受伤严重,右手小拇指骨折、左肩肌肉拉伤。

365棋牌账号不能登录  47岁的张其伟也是阜阳市临泉县陈集镇人,长年在浙江打工,后来女儿也到浙江打工,妻子和儿子在老家留守。9月27日晚上,外甥将张其伟从诸暨市店口镇送到萧山一个朋友家。28日凌晨3点多,朋友将其送上了回乡的大客车,5点多,张其伟和女儿通了电话,确认已经上车。中午11点多,女儿连续多次拨打张其伟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直到下午3点,张其伟还没有回到临泉,电话依然无人接听。张其伟的妻子马金玲说,她拨通了一张名片上的电话,对方表示张其伟乘坐的大客车出事了,后经多处打听,家人才知道张其伟被送往了宜兴市人民医院。9月29日凌晨2点,马金玲和张其伟的哥哥从老家出发赶往医院。张其伟在这次事故中肺部骨折。

  “我老公这次国庆回家是打算在县城买房的。”马金玲说,“他之前打电话让我去看房,我看好了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115平方米。这次本来想让他也看一下,如果相中了就交定金了。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

  家住临泉县张新镇的朱旺是当天第一个坐上大客车的。朱旺今年17岁,初二辍学的他现在在杭州市萧山区江桥镇的一家KTV做服务生。朱旺说,9月28日凌晨2点左右就到了集合地点,“我到的时候客车上没有司机,3点才开的车门”。他回忆,上车的时候只有他自己,他一开始坐在了第一排,但因为不习惯坐在前面,就换到了倒数第五排的位置。“事发当时我在睡觉,感觉到车子左右摇摆,不受控制,晃动两三次,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事故导致朱旺颈椎、右腿受伤以及脑震荡,目前无法站立。

  朱旺回老家并没有告诉母亲梁贤敏。9月28日中午12点半,正在上班的梁贤敏从一位老乡那里得知儿子出车祸的消息,起初她并不相信。“我说我儿子在家养伤,没走啊?他说不信你看一下,我当时看到我儿子的图片,满头都是血,我吓得受不了,站都站不住,大哭一场,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跑。”

  梁贤敏表示,张新镇长途大客车比较多,并且十分方便,只要打电话,车主都会派人免费接送到家,所以很多附近的人都到张新镇坐大客车。

  28岁的张新镇人郑军(化名)是第一次坐大客车回老家。因为晕车,以往他都是坐火车。郑军告诉记者,这次他没有买到火车票,后来从妹夫那里要到了一张跑长途客运的名片,就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与对方约定了出发日期和地点,并询问了发车时间,“他说4点到5点左右发车”。9月28日凌晨2点左右,郑军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将他接到集合地点绍兴市柯桥区杨汛镇的红绿灯路口处,“车就在路边停着”。

  郑军说,上车后,他并没有付钱买票。这似乎是一种惯例,接受采访的伤者都表示,每次都是在行车途中会有人收车费,给一张车票,但对于车票上的具体信息并没有人在意。直到9月28日事故发生前,大客车上还没有人来收车费。

  因为一张名片,郑军的命运和豫A5072V的大巴车连接到了一起。记者注意到,名片上写着联系人谢高飞和两个电话号码。事实上,接受采访的伤者无一例外都提到了谢高飞。记者多次拨打名片上的电话,截至发稿一直无人接听。

无证运营的大客车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9月28日中午12点45分,河南郑州市交通运输局运管处向辖区内道路客运企业发出一则通知,通报了豫A5072V大客车与大货车相撞交通事故。通知称,经初步了解,涉事宇通大巴车登记单位为河南国立旅游客运有限公司(下称国立客运),车主谢高飞(安徽人),运营线路是浙江柯桥至安徽阜阳,涉事大货车信息正在核实中。

  通知还表示,请各企业以此为戒,提高警惕,切实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做好安全检查与教育工作,提升所有从业人员安全意识,做好规范驾驶、安全行车,使用好动态监控系统,对于隐患及时发现、及时消除。落实好值班值守制度,发生突发事件及时应对,并于1小时内上报上级管理部门。

  工商资料显示,国立客运成立日期为2015年11月30日,注册资本30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王国利。2019年3月20日,国力客运经营范围由汽车客运变更为汽车客运、汽车租赁、汽车维修以及销售二手车、汽车配件。国立客运的分支机构有两家,包括河南国立旅游汽车客运有限公司沈丘分公司和河南国立旅游汽车客运有限公司扶沟分公司(下称国立扶沟分公司),分别成立于2018年1月11和2018年10月12日,法定代表人也是王国利。

  记者查询发现,国立扶沟分公司多次因违法违规运营被交管部门处罚。2019年2月12日,广东省中山市交通运输局做出粤中南头交罚[2019]23号处罚决定,称2019年1月31日,中山市交通运输局执法人员在南头镇同济西路进行日常稽查,发现国立扶沟分公司使用豫PR2537大型客运包车行驶线路两端均不在车籍所在地,该车是省际包车,当事人国立扶沟分公司在南头镇上客67人,乘客是包车到贵州兴义市,签有包车协议,包车费是12000元。这趟客运包车行驶线路两端均不在车籍所在地,违反《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第八十六条第(三)项,被处以罚款。

  2019年2月26日,四川省交通运输厅高速公路交通执法第三支队做出川交高执三支十一大罚〔2019〕5号处罚决定,国立扶沟分公司因招揽包车合同外旅客乘车,依据《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第八十六条第(三)项对其处以罚款1500元的行政处罚。

  2019年4月25日,河南省汝阳县交通运输局执法所认定国立扶沟分公司因未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擅自从事道路客运经营,违反了《道路运输条例》第六十三条,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罚款3万元。

  记者多次拨打王国利的电话,截至发稿未获接听。据《大河报》报道,郑州市交通运输局相关人士表示,据初步了解,发生事故的豫A5072V大巴车,是一辆未经交通部门许可的客运车辆,“也就是说,郑州市运管局管理的车辆中,就没这辆车。”郑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已前往事故现场,协助当地政府部门调查、处理相关事宜。目前上述报道已删除,不过郑州市交通运输局宣传科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该报道内容属实。

  此外,临泉县交通运输局工作人员表示,开办长途客运公司,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场地、人员、车辆等都必须达到一定标准,行车证必须在本地公司名下,才能发放道路运输证,不允许是外地车辆。多位伤者表示,临泉县张新镇有很多私人的大客车,是否挂靠在运输公司并不清楚。

  据《中国保险报》9月29日消息,事故发生后,江苏省银保监局第一时间启动重特大道路交通事故一级响应,成立应急小组,召开专题会议,部署应急处置。目前,保险理赔工作正在进行中。经排查,豫A5072V大客车承保情况为:交强险保额11万元,商业第三者责任险200万元,承运人责任险事故保额5500万元,每人赔偿限额100万元;苏CF3658半挂货车承保情况为:交强险保额11万元,商业第三者责任险150万元。

  9月30日,临泉县政府新闻办公室副主任韩静告诉记者,车主谢高飞是临泉县人,目前已被控制,经与相关部门了解,国务院已经成立了事故调查组前往宜兴市调查相关情况。另据宜兴市公安局通报,由国家应急管理部、公安部、交通运输部等部门组成的前期工作组已于当晚抵达宜兴,指导事故处置,组织开展事故调查。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