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桥拟在滇建200万吨电解铝项目 扎堆云南隐忧几何?

(原标题:魏桥拟在滇建200万吨电解铝项目 扎堆云南隐忧几何?)

  摘要:云南省存量以及规划中的电解铝产能超过600万吨,大规模电解铝产能集中上马之后,诸多隐忧待解。

中国铝业巨头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拟在云南新建200万吨电解铝项目,引市场关注。

▲中国铝业巨头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拟在云南新建200万吨电解铝项目,引市场关注。

  中国铝业巨头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魏桥集团)拟在云南新建200万吨电解铝项目,引市场关注。

  云南省文山州人民政府网站9月30日发布消息称,州生态环境局正在推进山东魏桥水电铝项目环评工作。该项目产能200万吨,选址为砚山县。随后该信息从文山州政府网站删除。

  魏桥集团10月9日回复记者称,魏桥集团目前还不方便对此事做出回应,既成事实之后再对外发布消息。

  魏桥集团2018年的电解铝销量近600万吨,位居全球第一。集团旗下拥有铝业上市公司中国宏桥集团有限公司(01378.HK,下称中国宏桥)。魏桥集团对外公布称拥有电解铝合规产能646万吨。在2019年全国工商联发布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魏桥集团以2844.87亿元的总营收位列第14名。

  目前尚不清楚在云南的产线是新建还是从山东搬迁。据多位业内人士介绍,目前电解铝每吨投资成本约5000-7000元,如新建200万吨电解铝产线,总投资将超过100亿元。而如果魏桥将在山东的产线直接搬至云南,投资会有所减少,不过考虑到基建投资,或仍将有数十亿元的新增投资。

  “(扎堆)等着将来一起死。”一位行业从业人士对此表达了非常悲观的态度。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按照当前各铝业企业在云南省的规划,云南省电解铝总产能将超过600万吨。国内电解铝合规产能“天花板”在4400万吨左右,云南省占比将超过13.6%,即将进入全国电解铝产能前三大省份。

选择云南

  受台风“利奇马”带来的暴雨影响,中国宏桥今年半年报显示, 预计公司2019年铝产品产量将减少20-30万吨。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此次台风,使得魏桥集团关停的电解铝产能超过了100万吨。

  由于电解铝槽重启成本较高,且会大幅缩短电解槽寿命,雨灾或是魏桥转移产能的直接推手之一。不过,如果把建成产能转移至云南,同样是一笔巨大的投资损失。据云南省文山州州政府官网,今年8月27-28日,魏桥集团副总经理杨丛森曾率队到文山州考察铝产业发展情况。一位了解情况的人士告诉记者,目前魏桥正与云南方面谈判条件。

  2018年底,云南省发改委发布了《云南省新材料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征求意见稿)》(下称《行动计划》),其中涉及“水电铝材一体化工程”规划,提出通过抓住“北铝南移”的有利时机,主动承接电解铝产能转移。并计划到2020 年,云南水电铝总产能达到600万吨,就地消纳水电800亿千瓦时以上。

  魏桥集团这次进行省外铝产业布局时之所以把目光投向云南,与当地丰富的水电资源同样密不可分。根据昆明电力交易中心的数据,截至2018 年底,云南省纳入省调平衡装机容量7740万千瓦,其中清洁能源水电为5342 万千瓦,占总装机的69% 。

  云南省电力产能远超其省内的电力需求,2018年,云南省全网统调累计发电量2804.53亿千瓦时,但省内全社会用电量仅1679.1亿千瓦时,汛期电力供应出现大量富余,导致大规模水电弃水现象。

  云南省还出台了专项政策,自带产能指标入滇的外省企业可以享受“优价满发”政策,水电铝项目建设及投产后5年内的实际用电含税价,可享受0.25元/度的专项优惠电价。目前,云南省的水电价格一般为0.35元/度。

  一位行业资深人士向记者介绍,整个行业的电力成本均值在0.32元/度左右,自备电厂的电力成本在0.15元-0.25元/度,公用电网在0.4元/度左右。考虑到云南省的水电资源和物流成本,给与电解铝项目的优惠电价与行业平均水平相当。

扎堆云南

  “一锅粥,人多掺水,越喝越稀。”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对此评述称,如此大规模的电解铝产能上马之后,水电增量、氧化铝来源、环境问题等都是隐忧。

  云南省早有水电铝上市公司云南铝业股份有限公司(000807.SZ,下称云铝股份),目前已成为中国铝业最大国企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铝集团)旗下公司。截至2018年底,云铝股份电解铝产能170万吨,随着在省内昭通、鹤庆、文山水电铝项目等项目逐步投产,中铝集团在当地的电解铝产能将超过300万吨/年。

  2018年以来,神火铝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神火铝业)、四川其亚集团(下称四川其亚)铝业公司分别计划在云南建设90万吨、35万吨电解铝项目。加上魏桥集团和中铝集团的产能,已经达到625万吨。长期来看,随着中铝集团、神火铝业、四川其亚等企业的电解铝产能迅速释放,魏桥也将面临不小的区域竞争。

  前述资深人士还指出,水电分枯水期和丰水期,在现有技术下,电解铝一旦运行,需要平稳供电生产,电解槽调产余地很小。一旦在枯水期缺电停槽,重启损失也颇大。

  而电解铝在生产过程中会排放以氟化物、二氧化硫、粉尘等为主的污染物,云南环境容量能否支撑如此大规模的电解铝产能同样待解。

  大量的氧化铝来源仍待解,氧化铝约占比电解铝生产总成本的35%左右。据文山州州长张秀兰公开介绍,目前当地氧化铝年产能140万吨;计划到2020年达到200万吨。但这仍与实际需求有差距,根据云南省的规划,文山州到2020年的电解铝产能将达到300万吨。一般而言,一吨电解铝需消耗约两吨氧化铝,这就意味着,届时氧化铝产能缺口在400万吨。

  此前,魏桥集团电解铝所需的铝土原料基本来自进口,进口的主要来源为澳大利亚、巴西等国和在几内亚自投资的铝土开采项目。以魏桥为主要参与者的赢联盟在2014年进入几内亚发展矿业,2015年11月将首船几内亚铝土矿运抵中国烟台港,2018年年底计划在几内亚上马年产能100万吨的氧化铝厂。

发展局限

  中国宏桥年报显示,自2012年起,集团电解铝设计产能以年均100多万吨的速度扩张,从2012年的200万吨涨至2017年的914万吨,仅2017年年初强力推进的供给侧改革中去掉了268万吨产能。(详见周刊报道《电解铝又逢去产能》)目前,中国宏桥拥有电解铝产能约646万吨。

  在环保高压之下,魏桥集团所在的山东省压煤及产业结构调整的压力近年来越来越重。根据山东省在2019年6月印发的《关于严格控制煤炭消费总量推进清洁高效利用的指导意见》,控煤的重要任务之一是压减高耗能行业产能,并要在2019年7月底前,分行业制定出台电解铝、钢铁、地炼等产能总量压减和转型升级方案。

  山东省发改委在2019年7月份发布的《山东省煤炭消费压减工作总体方案(2019-2020年)》征求意见函中也提出,到2020年底全省煤炭消费要压减3600万吨,其中魏桥集团计划压减煤炭总量600万吨,占到全省压减计划总量的六分之一。

  燃煤发电是魏桥电力供应的主要方式,2018 年末,魏桥集团国内铝电主体山东魏桥铝电有限公司的电力自给率约为 86%,需大量采购动力煤作为原料实现自备电厂发电。据新世纪评级发布的评级报告,2016-2018年,魏桥铝电的煤炭采购量分别为3279万吨、3577万吨和3398万吨。

  同时,电解铝的生产伴随着大量电力的消耗,生产一吨电解铝大约需要消耗约1.37万度电,用电成本占到总成本的40%-50%左右,是电解铝最主要的生产成本。以646万吨、80%产能利用推算,魏桥电解铝板块一年耗电量在700亿千瓦时以上。

  魏桥集团生产基地所在的滨州市,2018年全社会用电量高达1267.52亿千瓦时,位居山东省第一,仅滨州一市就占到全省用电总量的20.83%%;其中工业用电量1217.13亿千瓦,占到全省工业用电量的26.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