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届诺贝尔文学奖同时颁出 奥尔加·托尔卡丘克和彼得·汉德克获奖

(原标题:两届诺贝尔文学奖同时颁出 奥尔加·托尔卡丘克和彼得·汉德克获奖)

  摘要:2018年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分别授予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尔卡丘克(Olga Tokarczuk)和奥地利剧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

左为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右为彼得·汉德克。图/诺贝尔奖官网

▲左为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右为彼得·汉德克。图/诺贝尔奖官网

365棋牌账号不能登录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2019年10月10日下午1时,2018年度和2019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名单同时公布。瑞典学院常务秘书马茨·马尔姆(Mats Malm)代表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宣布,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尔卡丘克(Olga Tokarczuk),因其“充满百科全书般热情的叙事想象力,让跨越边界成为一种生活方式”(for a narrative imagination that with encyclopedic passion represents the crossing of boundaries as a form of life),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地利剧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因其“极具影响力的作品,富有独创性的语言,探索了人类经验的外围和特殊性”(for an influential work that with linguistic ingenuity has explored the periphery and the specificity of human experience )。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有些特殊,由于去年瑞典文学院身陷丑闻风波,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取消颁发,顺延一年,所以今年两位得主共享殊荣。

  奥尔加?托尔卡丘克是当代波兰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她从不将现实视为稳定或永恒的事物,她的小说建立在各种张力之上:自然vs文化,理性vs疯狂,男性vs女性,家庭vs疏离。”托尔卡丘克1962年生于大波兰省苏莱胡夫,毕业于华沙大学心理学系,1987 年以诗集《镜子里的城市》登上文坛,而后接连出版长篇小说《书中人物旅行记》《E.E》《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等,受到波兰评论界的普遍赞扬。她善于在作品中融合民间传说、神话、宗教故事等元素,观照波兰的历史命运与现实生活,其魔幻的书写风格,反映出波兰居民的日常生活以及其神秘的世界观。她先后以《太古和其他的时间》以及《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两次获得波兰文学最高荣誉“尼刻奖”评审团奖,四次获得“尼刻奖”读者选择奖。2018年,托尔卡丘克新作《航班》(Flights)获得2018年度国际布克奖。

  《太古和其他的时间》是托卡尔丘克的成名作。故事的中心是一座位于宇宙中心的虚构小镇和一个蕴藏造物之谜的游戏棋盒。小说通过不断转换视角,以84块时间的裂片,拼贴出历史的斑斓大梦。小说共 84 个章节,每个章节以“xxx的时间”命名,通过不同的视角讲述了太古之中各种人物,甚至动物、植物和东西的故事:触摸世界边界的少女、沉迷解谜游戏的地主、寂寞的家庭主妇、咒骂月亮的老太婆,乃至天使、水鬼、哈巴狗、菌丝、小咖啡磨……以三代人的人生故事,折射了波兰20世纪动荡起伏的历史命运。

  《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是一部多种文体交杂、多条故事线相互穿插的奇妙小说,短篇小说、散文、民间故事、圣徒传记,甚至菜谱、笔记,交错呈现。每一个故事都是一篇精致的短篇小说,连缀起来又是一部遍布伏笔与呼应的绝妙长篇。它讲述了一个边境小镇,从第一位拓荒至此的制刀匠人在此安居,到女主人公与丈夫迁居这片乡野,同一片土地在千年之间不同的历史瞬间、不同的人生流徙。各种传奇人物在此粉墨登场:长出胡子的圣女、性别倒错的修士、身体里住着一只鸟的酒鬼、化身狼人的小镇教师、会冬眠的做假发的老太太、靠网络收集梦境的女人……千年之间人世沧桑变换、起起落落,但对于土地而言,人的悲欢离合、人的世代更迭,不过是土地的瞬息一梦。

  诺贝尔文学奖已有很长时间未垂青戏剧。先锋剧作家彼得·汉德克是当代德语文学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也是最具争议的作家之一。彼得·汉德克1942年生于奥地利格里芬,1960年进入格拉茨大学学习法律,24岁时便出版第一部小说《大黄蜂》,同年发表剧本《骂观众》,使他在德语文坛一举成名。他创作的《卡斯帕》,在现代戏剧史上的地位堪与塞缪尔·贝克特的《等待戈多》相提并论。他也被誉为创造“说话剧”与反语言规训的大师。汉德克1973年获毕希纳奖和奥比奖,2009年获卡夫卡文学奖,2014年获得戏剧界的最高荣誉国际易卜生奖,着有小说《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去往第九王国》《无欲的悲歌》《左撇子女人》,剧本《骂观众》《卡斯帕》《形同陌路的时刻》等,被誉为当代德语文学“活着的经典”。

  《骂观众》全剧没有传统戏剧的故事情节和场次,没有戏剧性的人物、事件和对话,只有四个无名无姓的说话者在没有布景和幕布的舞台上近乎歇斯底里地“谩骂”观众,从头到尾演示着对传统戏剧的否定。读来令人如入刑室,如坐针毡,欲怒不生,欲走不能。

  《卡斯帕》颠覆传统戏剧,表现的是一个名叫卡斯帕的人如何学习说话。汉德克表达的是人学会了说话后,人如何为语言所折磨,人如何成了语言的奴隶,如何为语言所控制,而这“语言”又常常仅仅表达了传统的意识或统治者的意识而已,如今,正是这种语言已经驯化了人本身。

  “他特别关注物质世界的存在,这使得电影和绘画成为他两大灵感来源。”在文学创作之外,汉德克与文德斯合作编剧的《柏林苍穹下》成为影史经典,他导演的电影《左撇子女人》曾获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提名。

  至此,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总数为116人,奥尔加?托尔卡丘克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第15名女性获奖者。从1901年以来,诺贝尔文学奖共颁发112次,其中4次是由两人共享诺贝尔文学奖,分别是1904年法国诗人弗雷德里克·米斯塔尔和西班牙戏剧家何塞·埃切加赖;1917年丹麦作家卡尔·耶勒鲁普和丹麦作家亨利克·彭托皮丹;1966年以色列作家萨缪尔·约瑟夫·阿格农和瑞典女诗人奈莉·萨克斯;1974年瑞典作家埃温特·约翰逊和瑞典诗人马丁松。

  此前,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团主席安德斯·奥尔森(Anders Olsson)曾透露,今年的评选将跳出此前欧洲中心主义、男性导向的局限,更考虑全球总体性,并重视性别平衡。奥尔加?托尔卡丘克和彼得·汉德克双双获奖,也在某种程度上体回应了“诺贝尔文学奖应真正回归文学”的呼声。

  诺贝尔文学奖一直被人们视为文学领域的最高荣誉。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暂停颁发,源于与瑞典学院关系密切的让-克劳德?阿尔诺(Jean-Claude Arnault)陷入性侵丑闻。阿尔诺的妻子是瑞典学院终身女院士、作家卡塔琳娜·弗罗斯滕松(Katarina Frostenson)。18名女性指控阿尔诺对她们进行性骚扰和侵犯。时任瑞典学院常务秘书莎拉?丹纽尔(Sara Danius)在舆论压力下宣布进行内部调查,而大部分文学院成员反对该措施,直接导致了文学院内部分裂。丹纽尔因此被免职,但又引发街头抗议和更多学院成员辞职。瑞典文学院18名成员只剩10名,并且处于舆论风口浪尖。内部调查后,弗罗斯滕松被控向她的丈夫泄露诺贝尔文学奖的保留信息,最终被迫辞职。阿尔诺因两起强奸案被判两年半监禁,同时被指控曾“七次提前将诺贝尔文学奖的名单泄露给博彩公司”。

  为挽回瑞典学院的声誉,瑞典学院在诺贝尔基金会的施压下,接受了评审资格主角地位的损失,使得评选迎来了自1901年奖项创立以来最大的改变。负责候选人预选的评选委员会阵容扩大,增加了5名外部专家,诺贝尔基金会主任拉尔斯?海肯斯滕(Lars Heikensten)认为,吸收外部成员是证明“评委会已与去年的事件明显脱离”的一种方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