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信用卡被警方调查 头部平台卷入非法催收案

(原标题:特稿|51信用卡被警方调查 头部平台卷入非法催收案)

  摘要:这波强监管是由于公安部门打击“套路贷”牵涉出了导流获客和暴力催收这两个帮凶,爬虫是主要工具,为这些“套路贷”平台爬取通讯录等个人敏感信息,用于放贷以及暴力催收。

10月21日,浙江杭州,多名警察冲进51信用卡在西溪区的办公大楼(微信群传播的视频)。图/记者 胡越

▲10月21日,浙江杭州,多名警察冲进51信用卡在西溪区的办公大楼(微信群传播的视频)。图/记者 胡越

  对于爬虫公司的监管风暴正愈加猛烈。“2019年捕获独角兽最多的机构:红杉、阿里、腾讯、警方。”这是今天下午流传在大数据行业微信群的一个段子,或可形容目前公安部门打击爬虫公司违规爬取网络个人信息的力度。

  10月21日上午十点,在线信用卡管理平台51信用卡(2051.HK)突遭警方介入。

  “大概率不会超出这三个范围:涉嫌违规收集用户信息、暴力催收、高额服务费(即714高炮)。”业内人士这样分析(参见我闻|金融人·事2019年10月21日“爬虫公司监管风暴继续 行业头部公司谁能幸免”)。210月21日,浙江杭州,51信用卡位于西湖区紫霞街西溪谷园区的大楼,大楼前停放了一辆特警大巴,附近还有多辆警车。图/记者 胡越

  51信用卡旗下有“51信用卡管家”、“51人品贷”、“51即刻有”、“给你花”等多款消费金融APP产品,其运营主体为杭州恩牛网络科技服务有限公司。

  51信用卡股价盘中闪崩,一度跌逾40%,下午1点50分,51信用卡在联交所发布暂停买卖公告,截至发稿,51信用卡报价1.77港元/股,下跌34.69%。310月21日,浙江杭州,51信用卡大楼。图/记者 胡越

  今年7月初,“51人品贷”因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个人信息而被工信部官网点名批评。在第三方投诉平台聚投诉上,亦有多位用户反映“51人品贷”爆通讯录,骚扰辱骂亲朋好友,进行暴力催收。聚投诉上的信息还显示,51旗下酷宝支付被集体投诉,他们参与投资、兼职的多个平台实际为境外违法网络博彩平台,是酷宝支付为前述平台提供支付通道。

  51人品贷下午发布消息称,公司的业务营运及财务状况仍然保持正常运营,所有在途借款订单需正常还款,以免影响个人信用情况;到期的投资订单正常提现。51人品并同时强调,其“始终坚持始终严格坚守合规运营,积极响应国家监管,希望广大用户不要出现穿信谣传谣,后续有进一步消息公司会及时告知。”

  据记者此前了解,这波强监管是由于公安部门打击“套路贷”牵涉出了导流获客和暴力催收这两个帮凶,发现爬虫是主要工具,为这些“套路贷”平台爬取通讯录等个人敏感信息用于放贷以及暴力催收。 “套路贷是主犯,爬虫公司是从犯。”有接近公安部门的人士称(参见《周刊》2019年第38期特别报道“爬虫公司被查风暴”)

  10月11日至12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二次推进会在”陕西西安召开,显示对网贷涉黑严打的监管风暴持续强化。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郭声琨,领导小组副组长赵克志、周强、张军、李书磊、傅兴国、陈一新,司法部部长傅政华等参会,称对民间借贷开展专项整治,完善落实日常监管措施,防止黑恶势力边打击、边滋生。

  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并施行《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严惩非法放贷,宣布未经监管部门批准,或者超越经营范围,以营利为目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案发现场直击

  10月21日从微信群传播的视频来看,现场据称有多名警察冲进51信用卡在杭州西溪区的办公大楼,刷新了此前的抓捕爬虫公司的出警人数纪录。

  当日下午4时左右,记者来到51信用卡位于西湖区紫霞街西溪谷园区的大楼,看到大楼前停放了一辆特警大巴,附近还有多辆警车。在记者停留期间,有一行数名特警进入大楼。

  一位现场员工告诉记者,警方上午10点到达51信用卡总部带走了中高层,剩下的一一问话,主要问贷款和催收,也涉及数据,并不涉及合作方和信用卡。针对前述网上流传的某银行发函指出51信用卡涉及对用户信息进行非法爬取并要求停止合作,该员工表示,收函后就已经停止合作,没有必要再去对警方举报。

  此前网上流传出的一封某银行致函51信用卡公司的函件称,该行技术监控发现,51信用卡通过爬虫程序对该行用户信息进行抓取,但51信用卡并未与银行签署授权书、同意书或默认其获取用户个人信息。该银行在函件中指出,经律师事务所出具意见,51信用卡管家等APP全方位且数量巨大的获取用户个人信息,涉嫌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为保障银行与51信用卡之间友好合作关系,该行督促51信用卡立即停止针对银行用户网银数据和其他个人信息的抓取行为。

  另一位员工表示,这栋楼的12到15层属于51信用卡,主要为研发、IT、设计等部门,一些高管则主要在对面楼层办公。这位员工本人仅被要求登记,没有被问话,约下午两点后就可以自由行动,目前暂未收到明天是否正常上班的通知。现场有不少投资人、家属、合作方等在焦急地等待结果,有家属表示,有技术部员工仍滞留在大楼内,无法取得联系。

  记者拨打了距离51信用卡总部最近的蒋村派出所,对方接线员表示,51信用卡的确属于蒋村派出所辖区,但是并非该派出所出警,该派出所目前也在核实情况。

  案发现场有一位贷款超市信用管家的前员工称,她在信用管家的前同事上个月被查了,跳槽到了51信用卡,“这次又失联了。”此前9月19日,贷款超市头部机构“信用管家”位于杭州的办公室被警方清查。

  这一波监管风暴今年9月初自杭州开始,迅速了席卷了几乎整个大数据风控服务商,一时风声鹤唳。目前已有多家大数据风控公司有相关爬虫业务负责人或高管被警方带走,包括同盾科技、集奥聚合、聚信立、魔蝎科技、新颜科技等。据记者多个渠道了解,前述公司均由于“714高炮”涉及的恶意催收引发命案有关。 “如果是由于违规爬取数据,大多数大数据公司都这么干,属于行业灰色地带。此次公安对大数据公司显然是有针对性的介入。”

  根据51信用卡半年报,2019年上半年,51信用卡实现营收14亿元,同比增长9.8%,业务收益主要来自信贷撮合及服务费(57.4%)、介绍服务费(14.1%)、信用卡科技服务费(7.9%)、其他收益(20.6%)四个方面。51信用卡管家应用注册用户数达到8340万人,同比增长21%,累计管理的信用卡数量达到1.38亿张,同比增长16.9%。今年上半年,51信用卡收入为14亿元,同比增长9.8%,经调整后纯利润3.09亿元,同比增长12.9%。

  51信用卡共有三大块综合业务:个人信用管理服务,即提供让用户自己管理负债表的分析工具;信用卡科技服务,借助其流量和技术为银行提供信用卡办卡等服务(用户开通信用卡);线上信贷撮合与投资服务,通过51信用卡管家APP及其他APP向用户提供贷款产品,从中赚取服务费和管理费。其中,信贷撮合服务收入占比逐步提升,51信用卡半年报提到,截至今年6月末,51信用卡赋能金融机构向用户提供的信贷规模已经超过自身撮合P2P资金向用户提供的信贷规模,这也是51信用卡最大的收入来源。

  2019年上半年,51信用卡信贷撮合放款138.33亿元,同比增长6.5%。

非法使用爬虫与套路贷惹祸

  据记者独家获悉,9月初,北京有四家放贷平台因为与同盾科技、魔蝎科技、集奥聚合、新颜科技合作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一共带走约50人。近日,有前述机构中被释放的员工透露称,之前是配合调查,目前没放出来的多数已被检方批捕,包括新颜CEO黄向前、同盾科技旗下爬虫公司的两位负责人徐斐和童保华等(参见我闻|金融人·事2019年9月26日“同盾科技爬虫负责人失联 行业整肃暴风眼”)。

  据前述人士透露,警方当时要求前述四家平台打开服务器接受检查,是否留存前述四家大数据风控公司的数据。“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说明数据来源是否合规可能也是这次检查的重点”。有业内人士分析称。

  所谓网络爬虫(又称为网页蜘蛛),是一种按照一定规则,自动地抓取互联网信息的程序与技术。如果通过爬虫抓取网络公开信息,并不违法;但是如果抓取的是未公开、未授权的个人敏感信息,就属于违法行为,违反的是2017年6月1日实施的《网络安全法》以及相关两高司法解释。

  按照警方的定义,“套路贷”是指以无抵押快速放贷为诱饵,以民间借贷为幌子,诱骗或强迫他人陷入借贷圈套,通过精心设计的“套路”手段让借款人的债务在短时间内几何式倍增,继而通过暴力讨债、虚假诉讼等手段非法占有他人较大数额财产(特别是房产),是一种组织性、预谋性强的违法犯罪行为。比如借款3万,之后不断“被违约”,被迫用新债还旧债,一年后债务竟滚成800万元;大学生在网上借6000元,一年后竟欠款36万元,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套路贷具有很强的欺骗性,不仅造成受害人巨大的心理压力;套路贷必定伴随恶意催收,甚至给借款人造成生命危险,也严重扰乱了金融市场和社会稳定,是今年下半年公安部门打击的重点之一,并为此组织了打击惩治“套路贷”专项行动。

  “放高炮、714”就是套路贷的惯用伎俩。所谓放高炮指放高利贷,利率一般高于银行同期贷款利率4倍-10倍以上。高跑贷款不受法律保护。多采用砍头息的方式,放贷时间短、利息高,比如借款2000元到账1450元左右,或者全额到账7到14天,还款金额在2500元左右,即所谓的“714高炮”,就是指借款期限只有7天或14天的高利贷。

  通常,各种借款APP大多数都是让借款人笼统授权,包括同意提取通讯录、同意把个人信息用于其他第三方商业合作等。“很多老百姓是玩不过这些这些公司的,稀里糊涂的就去授权了,” 在一位公安部三所的专家看来,提取通讯录就属于侵犯个人信息隐私。

  于2017年6月开始实施的《网络安全法》,已明确要求对于信息主体的个人信息不能概括授权、必须明确授权。

  目前已经有一些银行和头部互金机构紧急停止了与前述四家机构的合作,包括光大银行、平安银行、民生银行、浦发银行等,业内已在排查使用的数据来源是否合规。

  上周,北京银监局正式下发文件,规范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合作,一方面肯定了大数据技术的价值,“充分运用大数据技术,加大风险监测和预警力度”;同时严禁金融机构与以非法手段催收贷款的企业开展合作;严禁与以“大数据”为名窃取、滥用、非法买卖或泄露客户信息的企业开展合作;并再次强调金融机构不得将风控等核心环节外包;不得仅根据合作机构提供的数据或信用评分直接作出授信决策等。

  前不久,央行下发《个人金融信息(数据)保护试行办法》的征求意见稿,其中包括金融机构不得从非法从事个人征信业务活动的第三方获取个人金融信息;不得以“概括授权”的方式取得信息主体对收集、处理、使用和对外提供个人金融信息的同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