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法官判定哈佛未在招生中有意歧视亚裔学生 原告称将上诉

(原标题:美法官判定哈佛未在招生中有意歧视亚裔学生 原告称将上诉)

  摘要:案件焦点在于:哈佛的招生人员是否对亚裔设立了比其他族裔申请者更严苛的审查标准?。

资料图:哈佛大学校园。华裔学生组织起诉哈佛招生政策歧视一案有了新进展。当地时间10月1日,美国联邦法官判定,哈佛未在招生过程中有意歧视亚裔美国学生。预计该案将被上诉,并可能至最高法院。

▲资料图:哈佛大学校园。华裔学生组织起诉哈佛招生政策歧视一案有了新进展。当地时间10月1日,美国联邦法官判定,哈佛未在招生过程中有意歧视亚裔美国学生。预计该案将被上诉,并可能至最高法院。

  华裔学生组织起诉哈佛招生政策歧视一案有了新进展。当地时间10月1日,美国联邦法官判定,哈佛未在招生过程中有意歧视亚裔美国学生。预计该案将被上诉,并可能至最高法院。

  此案可追溯至2014年。2014年,美国的“学生公平入学”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SFFA)对哈佛大学提起诉讼,称哈佛的招生政策“有意系统性歧视亚裔学生”,违反了1964年颁布的《平权法案》。该组织认为,亚裔学生在哈佛多年的本科招生中,获录取比例均保持一致,显示在招生中存在针对亚裔的“固定天花板”。

  该诉讼的核心争点在于:哈佛的招生人员是否对亚裔设立了比其他族裔申请者更严苛的审查标准?是否利用个人打分等主观手段,控制亚裔学生的本科录取数量?针对此案件的正式庭审,安排在今年10月。上述就是针对此案作出的判决。

  该案件在马萨诸塞州地区联邦法院审理。审判此案的法官伯勒斯(Allison Burroughs)拒绝原告诉讼,称“法院没有发现有说服力的书面证据表明对亚裔美国人有种族歧视或有意识的偏见”。她还表示,哈佛的录取过程并非“完美”,建议哈佛可以采取更多措施来防范招生人员的无意识偏见。她在判决书中强调了多样性,称“多样性将促进宽容、接受和理解,最终将使有种族意识的录取变得过时。

  哈佛大学校长巴考(Lawrence Bacow)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今天,我们重申多样性的重要性及其对世界代表的一切。”原告SFFA的主席布卢姆(Edward Blum)在一份声明中说,他对该裁决感到失望,并且该组织“将上诉至第一上诉法院,并在必要时向美国最高法院提出上诉。”

  此案的原被告得到不同团体的支持。包括麻省理工学院、耶鲁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在内的十六所美国优质大学支持哈佛大学将种族因素纳入入学考虑。而美国司法部则表态支持原告立场,还在就哈佛是否存在对亚裔学生歧视进行调查。

  十六所顶级大学在7月30日向法院提交文书中表达了对哈佛大学在招生过程中将种族因素纳入考虑表示支持。他们在声明中称,“针对哈佛的诉讼将有可能破坏教育机构进行公平、全面招生的能力。我们感到与同仁站在一起,支持招生中的多样性标准非常重要。”但是十六所高校并没有提及任何支持哈佛的事实性证据。这些高校,除哈佛大学之外的其他所有七所常春藤联盟学校,还包括麻省理工学院、杜克大学、斯坦福大学等美国顶尖高校。(详见“哈佛招生是否歧视亚裔?美多所大学力挺哈佛扞卫招生自主权”)

  而美国司法部目前也在对哈佛是否存在对亚裔学生的歧视进行调查。当地时间8月30日,美国司法部正式表态,对控告哈佛大学涉嫌在招生过程中“歧视亚裔申请者”的民权团体表示支持,并认为哈佛未能证明该校的招生政策,没有导致针对亚裔的非法种族歧视。此次,美国司法部在针对这起诉讼发表的利益相关声明(statement of interest)中表示:在司法部对哈佛大学进行的调查中,哈佛校方未能证明其招生政策中的种族因素,“没有导致针对亚裔的非法种族歧视”。(详见“美司法部称哈佛刻意对亚裔申请者打低分 支持学生提告”)

  原告组织在今年6月15日向法院提交一份新报告,报告显示,根据哈佛向原告方披露的2000─2019届本科生的录取数据调查,该组织认为哈佛大学在招生过程中,对亚裔学生的主观分打分偏低。

  该组织说,哪怕亚裔申请学生的学术成绩、考试分数和课外活动等客观分数均高于其他族裔学生,但哈佛招生部门对亚裔学生的个人素质和综合评分则显着偏低。另外,根据哈佛被迫公开的另一项文件显示,2013年哈佛对亚裔本科学生的申请录取情况进行研究,结论显示:与学术成绩相同的其他族裔申请人相比,亚裔申请者被哈佛录取的可能性大幅偏低。

  哈佛则回应称,招生数据和其他事实证据并不能表明哈佛存在任何故意歧视和种族不平等。而提告组织所提出的指向性材料,其实是对哈佛招生政策的“误导性概括”。哈佛方面也出具了报告,称原告组织的统计方式存在偏差,亚裔申请者并没有受到到任何歧视。

发表评论